收藏本站在线留言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欢迎来到新疆交通事故律师网!

联系电话:400-800-5460 0991-4678861 6655446

热门关键词:交通事故律师咨询交通事故赔偿新疆交通事故律师交通事故律师费交通事故律师网

文章通用
新闻资讯
赛天动态事故赔偿责任承担常见问题
经典案例
案例展示口碑见证
法规法律
法律行政法规事故责任地方法规司法解释部门规章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案例展示 » “高保低赔”遭质疑 法院判决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达民二初字第14号
原告:王海龙,男,汉族,1985年1月1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邓刚平,新疆赛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锦城支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天府大道北段16号高新国际广场C座北面1楼、5楼、9楼,组织机构代码证:78228080-0。
公司负责人:范丹彦,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泳霄,新疆巨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耿民,新疆巨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海龙诉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锦城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王红泉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海龙的委托代理人邓刚平,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耿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海龙起诉称:原告所属车辆新B59643(原车号川A83160)挂靠在昌吉市金驰运输有限公司,并在被告处投保有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390800元,保险期间为2012年8月1日起至2013年7月31日止。2013年6月12日,原告车辆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省道103线79KM+152米处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车辆报废,经达坂城区交警队认定原告负全责。因事故严重导致原告车辆无法修复,遂要求保险公司按照车辆保险价值390800元赔付。保险公司只同意按照新车购置时间至事故发生时间依照12%折旧率计算理赔。保险公司明显属于高保低赔,有违诚信。现诉至法院要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车辆损失390800元;2、诉讼费用及邮寄送达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辩称:原告车辆被推定为全损无异议。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保车辆损失险,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保险金额为390800元也无异议。但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系不定值保险合同,责任金额为390800元,但不等同于发生事故后的保险赔偿责任。我公司应承担的保险责任应按照双方合同的约定,依照事故发生时车辆的实际价值赔付,即按照月折旧率12‰从车辆登记注册时间计算至事故发生时即390800元(新车购置价)-(390800元×62个月×12‰/月)=100044.80元赔付,且赔付后车辆残值归我公司所有。
经审理查明:原告王海龙系新B59643号车(原车号川A83160,车辆注册登记时间为2008年4月29日,王海龙购买后变更为新B59643)的实际车主,该车挂靠在昌吉市金驰运输有限公司,并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处投保有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390800元,保险期间为2012年8月1日起至2013年7月31日止。2013年6月12日,原告车辆在省道103线79KM+152米处发生自翻交通事故,经达坂城区交警大队认定原告负全责。事故导致原告车辆全损,原遂要求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按照车辆保险金额390800元赔付。庭审中原告明确表示,被告方按照约定赔付后同意车辆残值归被告所有。
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保险合同条款释义部分解释:所谓不定值保险合同,是指双方当事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不预先确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而是按照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确定保险价值的保险合同。关于车辆实际价值,释义部分解释:是指同类型车辆市场新车购置价减去该车已使用期限折旧金额后的价格。折旧率案本条款所附的折旧率表的规定确定。折旧率表对于本案所涉及的车辆规定为每月12‰计算。
保险合同第二章关于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第八条约定:保险车辆的保险金额可以按照以下方式确定:1、投保时与保险车辆同种车型的新车购置价;2、投保时与保险车辆同种车型的新车购置价扣减折旧部分;3、投保人与保险人协商确定。但保险金额不得超过投保时间同类车辆新车购置价,超过部分无效。根据被告提供的保单抄件显示,双方在签订保险合同时系按照第一种方式新车购置价390800元确定保险金额。关于赔偿处理第十九条约定:保险车辆发生全部损失后,如保险金额高于出险时的实际价值,按出险时的实际价值计算赔偿。即赔款=出险时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事故责任比例×绝对免赔率-绝对免赔额。保险车辆发生全部损失后,保险车辆的保险金额等于或低于出险时的实际价值,按保险金额计算赔偿。即赔款=保险金额×事故责任比例×绝对免赔率一绝对免赔额。第二十一条约定: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遭受损失后的残余部分,由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协商处理。如折归被保险人,由双方协商确定其价值,并在赔款中扣除。
以上事实原、被告均予以认可,并有新B59643号车的行驶证、车辆挂靠合同书、昌吉市金驰运输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保险单及原、被告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对签订不定值车辆损失险保险合同事实,原告所投保车辆发生保险合同约定的全损的事实,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直接予以认定。双方的争议焦点系原告车辆在事故发生时的价值如何确定,即按照保险金额赔偿还是按照原告车辆的实际价值赔偿,若按照实际价值赔偿,则实际价值如何确定,即折旧率的起算时间是按照车辆登记时间还是按照车辆投保时间。
众所周知,财产保险合同中投保人缴纳保险费的金额均以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的最高赔偿限额为计算标准,投保人有可能获得的保险赔偿限额与其缴纳的保险费金额成正比例。显然将保险赔偿限额约定的越高,所需缴纳的保险费就越高。但需要注意的是,双方所约定的最高保险赔偿限额一定是投保人在理论上有可能获得的最高赔偿金额,这是确定投保人缴纳保险费的基础前提,也是投保人所要追求的最高目标。若无论何种情形投保人都不可能获得保险合同约定的最高赔偿限额,那该保险合同一定属于高保低赔,显失公平,为法律所禁止。同理,虽然不定值保险合同在签订保险合同时不预先确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即不预先确定保险人应当承担的保险赔偿金额,而只约定了保险金额的计算方法,但也一定要预先确定投保人可能获得的最高赔偿金额,因为只有确定了最高赔偿限额,才能确定投保人所需缴纳的保险费。如上所述,保险赔偿限额是由投保人与保险人根据保险标的的价值来共同确定的。在现实生活中,不论一般的财产保险合同还是不定值财产保险合同,对于保险标的价值的确定无非两种方式,由双方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鉴定机构评估或双方直接协商确定。无论采用何种方式,只要投保人与保险人最终认可并作出约定,即对双方产生法律约束力。即便最终确认的保险标的价值与其现实的实际价值不一致,双方也应当按照该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
本案中双方在签订合同时系按照新车购置价确定保险金额为390800元,投保人亦以该标准向被告缴纳了保险费。据此可认定,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认可原告方所投保的车辆在双方签订保险合同时的价值为390800元。双方签订的是不定值保险合同,而发生保险事故时,已距离双方签订合同时间近一年,车辆属于消耗品,存在折旧问题,因此车辆在保险事故发生时的实际价值一定低于投保时双方认定的新车购置价。因此根据保险合同第十九条约定,原告方应获得的赔偿额应以所保投保的车辆发生事故时的实际价值计算,即按照月折旧率12‰计算,以扣除折旧率后的价值确定保险赔偿额。因此原告主张按照保险赔偿额390800元计算,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折旧率的起算时间究竟按照车辆登记时间计算至事故发生之日,还是按照双方签订保险合同时间计算至事故发生之日。关键在于如何理解双方合同中所约定的车辆实际价值:“同类型车辆市场新车购置价减去该车已使用期限折旧金额后的价格”中的已使用期限。显然已使用期限可以有两种理解方式,一是车辆注册登记时间至保险事故发生之日,二是投保日至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若按照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理解,投保车辆的折旧期间从投保车辆注册登记时间2008年4月计算至事故发生日,显然会出现即便原告方在与被告签订保险合同当天就发生双方约定的车辆全损,原告依然无法获得双方约定的最高赔偿限额390800元,即原告方作为投保人在理论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获得合同约定的最高赔偿限额,而被告却按照390800元的标准计算收取保险费。因此从保险车辆注册登记日计算保险事故发生日的理解显然对投保人不公平。保险合同均属于格式条款合同,由保险公司提供。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因此保险条款约定的使用期间的理解,应当解释为投保日期至事故发生日期。综上,原告应获得的保险赔偿额为390800元-390800元×12‰×10个月(合同签订日2012年8月1日至事故发生日2013年6月12日)=343904元。原告得到保险赔款后,涉案车辆新B59643号车归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所有。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锦城支公司一次支付原告王海龙保险赔偿款343904元。
本案争议标的390800元,给付标的343904元,应收案件受理费7162元、邮寄送达费25元,总计7187元(原告已预交),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案件受理费3593.50元。由被告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负担3162.28元,原告自行负担431.22元。被告应将承担的案件受理费于收到本判决书后7个工作日内向本院缴纳。原告剩余受理费6730.78元由本院退还原告。
上述款项,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付清,逾期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上诉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红泉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三日
书记员  张峻维